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  
阅读内容

作文感谢你带我走进春天(共9篇)

[日期:2018-07-12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我喜欢的老师可太多了,不过只要是教过我的老师我都喜欢。

虽然老师们教的课程都不一样,但是都教会了我许多做人的道理,比如:要做一个诚实的孩子,不能说谎;要讲道理,不能以打架解决事情;不能说脏话等等。

我是一棵绿树,沐浴着智慧的阳光,在您知识的土壤里,茁壮成长.天的深情,地的厚爱,铭刻在我心里,生生世世,永不忘怀。

老师像一只燃烧的蜡烛,他打开的光芒,让愚昧和黑暗退去,但,我还看到消失的火焰,及春天,我要赞美和歌唱一只燃烧的蜡烛,它是这个世界的一种力量,一种启示,那些沉默的眼睛被它照亮,那些未开垦的荒芜被它抚摸,一只蜡烛通过燃烧,才能把内部的温暖,绽成春天的花瓣.我知道,它洁白而血红之色,像它的肉体,它的烛心是它存在的一种信仰,我们今天的学校,许多蜡烛一样的老师,让我们怀念,他们的燃烧,已经照亮了我们,一个老师一生像蜡烛一样燃烧 虽然平凡,却有一种很神圣的光芒,让我们学会去热爱一只摇曳着火苗的蜡烛吧 它是春天呈现的一种绿色的风景。老师们,是你们启迪我们真正领会了大自然的恩惠,从此我们读懂了每一瓣绿叶,每一片彩云,每一朵浪花。你们满情爱心地创造出一支强大的队伍,将来为祖国出力。

感谢您——老师,您让我们成为自信的,能超越自己的人。你用事实向我们证明:学习并不是一种负担,而是一种快乐和责任,一把通向我们从未知道的天地的钥匙。您教会我们用自己的头脑和双手大胆探索,去寻找和发现,让生活充满惊喜! 感谢您——老师,您是一个我们能永远信赖的人,在生活中遇到麻烦便会去求救的人。你让我们知道:只要我们愿意,能把一切向您倾诉。你常说你也曾是个孩子,因此你能理解孩子的喜怒哀乐。 感谢您——老师,是您让我明白:我们能从失败中汲取教训,在困难中积聚力量,在黑暗中寻找光明。您给我们勇气去卡动脑筋,同时要求我们襟怀坦荡。您将美放在我们心中,给我们教诲、见识和想象,由此营造我们的一生。不管我们建造什么,你总帮助我们垒好基础,你为成长的我们做到了最好!或许你讲课的每个细节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被我们淡忘,但您的热情、勇气和慈爱会永远保留。 感谢您从不对我们冷嘲热讽,在我们尝试时,

您总是殷切关注着,即使结果是那么微不足道,也总是让我们明白您已看到了我们的成绩。是您让我们懂得生活能像一张纸一样轻薄,也可以像大海一样深邃,向天空一样辽阔,而我们必须自己做出选择。您带领我们所经历的每个问题,每个发现,们中体验都令我们着迷,让我们看到了智慧在知识海洋中的闪烁。

您的爱,太阳一般温暖,春风一般和煦,清泉一般甘甜。 您的爱,比父爱更严峻,比母爱更细腻,比友爱更纯洁。您--老师的爱,天下最伟大,最高洁。

萤火虫的可贵,在于用那盏挂在后尾的灯,专照别人;您的可敬,则在于总是给别人提供方便。

是谁把雨露撒遍大地?是谁把幼苗辛勤哺育?是您,老师,您是一位伟大的园丁!看这遍地怒放的鲜花,哪一朵上没有您的心血,哪一朵上没有您的笑影!

当我们从懵懂中走来,蹒跚地沿着知识的阶梯拾级而上的时候,总有人在身旁牵引着我们的手。我们知道,那就是你,亲爱的老师。

老师是四月的春雨,你染绿了整个世界,却润物细无声;老师是挺拔的大树,你身边崛起棵棵小树,但你身上镌刻下了一道苍老的年轮;老师是强劲的风,你用自己的力量帮助我们扶摇而上。不管是在数九隆冬,还是在夏季三伏,你总是那么站着,以饱满的姿态,唤起我们心底的热情,点燃我们智慧的明灯,从不管那支支粉笔正勾刻着自己额上的皱纹,染白你的双鬓。

老师是一轮明月,吸纳了阳光的金色,在漆黑的夜晚引领我们度过漫漫长夜。走进今晚的月光,温凉的月色轻轻拂过,就象老师挥动他智慧的手臂,走近你……秋月蝉鸣,育人不悔。

老师是一缕清风,无拘无束,拂面而过,清新温润。用心感受细细的风声,像警示又像劝诫,淡然的思绪,淡泊的心态,风过无痕,却让人收获了无数的快乐。

教师是一点烛光,也照亮你,照亮我。此刻,我彷佛看着一个个温暖的烛光从我的眼前飘过:他们默默地燃尽了自身的全部,把光和热无私地送给了我们。点点烛光情,悠悠映我心。我感动这样的烛光,我祝福我们的老师!

在前进的路上我会永远记住您的教诲,努力学习做个让老师放心的好学生。一年一度的教师节不知不觉又来到了,我想对您说:“您辛苦了!”

亲爱的苏然,春天花会开

苏然说,幸福的时候就该微笑,双手合十感谢上苍。

 苏然是个极虔诚的佛教徒,有着温和的眼,细致的眉,唇角微笑的弧度会如迎风绽放的迎春花般美好。

 我想,苏然是个多么神奇的女子啊,总会在我最困顿的时候说些让我心安的话。她是我在暗夜里的一剂安定药,是我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,并且,她是我的母亲。

 也许,注定这一生苏然要将我拯救,注定这一生我要被苏然拯救。于是我沉

溺在苏然温情的笑涡里不愿醒来。可是,终究有个叫涂安的男人亘在我的心里,模糊不清的面容,在脑海的最深处一直奋力地苟延残喘着,努力抓住任何一丝希望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而来。

 那一年,我六岁,在每日的黄昏里坐于窗台,遥望着如血残阳点点落下,心里默默数数,一直数到一千。我是在等那个叫涂安的男人踏着夕阳归来,他宽大带茧的掌心握住我细如柴火的小手,他说,小洛,我们回家。

 可我等了三年,九岁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就此而过,却等来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空茫。

 同学们都嘲笑我,苏子洛,你爸爸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?!别是回不来了啊!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

 九岁的生日我任性地要求苏然把爸爸带来给我过生日。苏然端着饭碗哄着我,乖,吃完饭爸爸就回来了。

 我不听,拒绝吃饭,苏然却仍固执地把饭往我嘴边送。她是这么地宠我,以致我到九岁都还需她喂饭。我用手使劲一推,碗筷脱离苏然的掌控飞驰而出。

 “啪嚓”的一声,瓷碗在与地面接触的那瞬,绽放,碎裂,支离破碎地在虚空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。

 洁白的瓷片,饱满的饭粒,纷飞散落。

 我像是突然害怕了,抱腿蜷缩在木椅上,看着呆怔的苏然。

 许久,苏然缓缓地蹲下身去,收拾起那一地的狼藉。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进来,正好打在苏然姣好的侧面上,我看见那曲度柔美的下颌上是连串滑落的泪水。

 我的苏然妈妈,她连哭泣都这么的安静,甚至是碎瓷片划破了她纤细的手指也消散不去这波谰不惊的神情。

 我惊惶地看着滴滴坠落的血液,喉咙间终于抑制不住地释放出强烈地恐慌。

 苏然却似未闻,恍惚地收拾好,然后走进厨房,背影显得格外孤单虚弱。

 等她出来时,泪渍和血水都已清洗干净。

 她将我抱起,向房间走去。

 极为轻柔地放在床上,哼着好听的曲,小洛,听话,睡醒了就可以看到爸爸了。

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,紧抓着她的手臂,然后沉沉睡去。

 醒来时,已是黄昏,夕阳将落未落之际晕黄的余辉淡淡地撒落在窗上,空气里透着几许萧索落寞的气息。

 客厅传来糟杂的争执声。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,耳朵紧贴在上面,仔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。

 隐约还有器皿碎裂的“唏哩哗啦”声。

 “我已经说过别再来缠着我了,你怎么这么烦啊?!当年是你自己不听我的话把那孽种生了下来,现在居然还来找我!说,你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!”

 “不,我不是要钱。今天是小洛的生日,你就见他一面吧,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你呢!”

 “滚!我说过别来烦我的,更何况是为了那个不该生下来的孩子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面,他真的很想见你!”

 “别拦着我!我才没空为这孽种浪费时间!走开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次,不会花很多时间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你烦不烦啊,我警告你不准对外说我们之间的关系,知不知道?!”

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砰”地一声,门被重重地甩上了。

 客厅霎时安静下来,气氛变得异常诡异。忽然,一丝极细微的啜泣声在诡静的氛围里破土而出,渐渐地,声音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,像三月里的雨,不停壮大着自己的的声势,绵延不绝于耳。

 我靠着房间的门终于虚弱地滑落下来。抱膝仰望着天边橙黄一片的云彩,心是疼得纠成一团,可我得强忍着泪水不让它决堤。

 苏然,你又哭了么?

 一直以来,你从来都是躲着我偷偷地哭泣,不管是我不在家或是等我睡去。其实,很多个夜里我都并未真的睡去。你以为我已睡着,侧过身去,低声啜泣,声音却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。

 一整夜,你都在不停不停地哭;一整夜,我都在听你不停不停地哭。

 我多想伸出手去紧握着你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传递给你,让你有足够的气力坚强起来。可我终是什么也没做,我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 你总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可我其实什么都知道。苏然说,幸福的时候就该微笑,双手合十感谢上苍。

 苏然是个极虔诚的佛教徒,有着温和的眼,细致的眉,唇角微笑的弧度会如迎风绽放的迎春花般美好。

 我想,苏然是个多么神奇的女子啊,总会在我最困顿的时候说些让我心安的话。她是我在暗夜里的一剂安定药,是我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,并且,她是我的母亲。

 也许,注定这一生苏然要将我拯救,注定这一生我要被苏然拯救。于是我沉

溺在苏然温情的笑涡里不愿醒来。可是,终究有个叫涂安的男人亘在我的心里,模糊不清的面容,在脑海的最深处一直奋力地苟延残喘着,努力抓住任何一丝希望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而来。

 那一年,我六岁,在每日的黄昏里坐于窗台,遥望着如血残阳点点落下,心里默默数数,一直数到一千。我是在等那个叫涂安的男人踏着夕阳归来,他宽大带茧的掌心握住我细如柴火的小手,他说,小洛,我们回家。

 可我等了三年,九岁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就此而过,却等来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空茫。

 同学们都嘲笑我,苏子洛,你爸爸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?!别是回不来了啊!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

 九岁的生日我任性地要求苏然把爸爸带来给我过生日。苏然端着饭碗哄着我,乖,吃完饭爸爸就回来了。

 我不听,拒绝吃饭,苏然却仍固执地把饭往我嘴边送。她是这么地宠我,以致我到九岁都还需她喂饭。我用手使劲一推,碗筷脱离苏然的掌控飞驰而出。

 “啪嚓”的一声,瓷碗在与地面接触的那瞬,绽放,碎裂,支离破碎地在虚空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。

 洁白的瓷片,饱满的饭粒,纷飞散落。

 我像是突然害怕了,抱腿蜷缩在木椅上,看着呆怔的苏然。

 许久,苏然缓缓地蹲下身去,收拾起那一地的狼藉。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进来,正好打在苏然姣好的侧面上,我看见那曲度柔美的下颌上是连串滑落的泪水。

 我的苏然妈妈,她连哭泣都这么的安静,甚至是碎瓷片划破了她纤细的手指也消散不去这波谰不惊的神情。

 我惊惶地看着滴滴坠落的血液,喉咙间终于抑制不住地释放出强烈地恐慌。

 苏然却似未闻,恍惚地收拾好,然后走进厨房,背影显得格外孤单虚弱。

 等她出来时,泪渍和血水都已清洗干净。

 她将我抱起,向房间走去。

 极为轻柔地放在床上,哼着好听的曲,小洛,听话,睡醒了就可以看到爸爸了。

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,紧抓着她的手臂,然后沉沉睡去。

 醒来时,已是黄昏,夕阳将落未落之际晕黄的余辉淡淡地撒落在窗上,空气里透着几许萧索落寞的气息。

 客厅传来糟杂的争执声。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,耳朵紧贴在上面,仔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。

 隐约还有器皿碎裂的“唏哩哗啦”声。

 “我已经说过别再来缠着我了,你怎么这么烦啊?!当年是你自己不听我的话把那孽种生了下来,现在居然还来找我!说,你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!”

 “不,我不是要钱。今天是小洛的生日,你就见他一面吧,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你呢!”

 “滚!我说过别来烦我的,更何况是为了那个不该生下来的孩子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面,他真的很想见你!”

 “别拦着我!我才没空为这孽种浪费时间!走开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次,不会花很多时间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你烦不烦啊,我警告你不准对外说我们之间的关系,知不知道?!”

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砰”地一声,门被重重地甩上了。

 客厅霎时安静下来,气氛变得异常诡异。忽然,一丝极细微的啜泣声在诡静的氛围里破土而出,渐渐地,声音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,像三月里的雨,不停壮大着自己的的声势,绵延不绝于耳。

 我靠着房间的门终于虚弱地滑落下来。抱膝仰望着天边橙黄一片的云彩,心是疼得纠成一团,可我得强忍着泪水不让它决堤。

 苏然,你又哭了么?

 一直以来,你从来都是躲着我偷偷地哭泣,不管是我不在家或是等我睡去。其实,很多个夜里我都并未真的睡去。你以为我已睡着,侧过身去,低声啜泣,声音却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。

 一整夜,你都在不停不停地哭;一整夜,我都在听你不停不停地哭。

 我多想伸出手去紧握着你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传递给你,让你有足够的气力坚强起来。可我终是什么也没做,我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 你总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可我其实什么都知道。苏然说,幸福的时候就该微笑,双手合十感谢上苍。

 苏然是个极虔诚的佛教徒,有着温和的眼,细致的眉,唇角微笑的弧度会如迎风绽放的迎春花般美好。

 我想,苏然是个多么神奇的女子啊,总会在我最困顿的时候说些让我心安的话。她是我在暗夜里的一剂安定药,是我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,并且,她是我的母亲。

 也许,注定这一生苏然要将我拯救,注定这一生我要被苏然拯救。于是我沉

溺在苏然温情的笑涡里不愿醒来。可是,终究有个叫涂安的男人亘在我的心里,模糊不清的面容,在脑海的最深处一直奋力地苟延残喘着,努力抓住任何一丝希望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而来。

 那一年,我六岁,在每日的黄昏里坐于窗台,遥望着如血残阳点点落下,心里默默数数,一直数到一千。我是在等那个叫涂安的男人踏着夕阳归来,他宽大带茧的掌心握住我细如柴火的小手,他说,小洛,我们回家。

 可我等了三年,九岁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就此而过,却等来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空茫。

 同学们都嘲笑我,苏子洛,你爸爸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?!别是回不来了啊!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

 九岁的生日我任性地要求苏然把爸爸带来给我过生日。苏然端着饭碗哄着我,乖,吃完饭爸爸就回来了。

 我不听,拒绝吃饭,苏然却仍固执地把饭往我嘴边送。她是这么地宠我,以致我到九岁都还需她喂饭。我用手使劲一推,碗筷脱离苏然的掌控飞驰而出。

 “啪嚓”的一声,瓷碗在与地面接触的那瞬,绽放,碎裂,支离破碎地在虚空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。

 洁白的瓷片,饱满的饭粒,纷飞散落。

 我像是突然害怕了,抱腿蜷缩在木椅上,看着呆怔的苏然。

 许久,苏然缓缓地蹲下身去,收拾起那一地的狼藉。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进来,正好打在苏然姣好的侧面上,我看见那曲度柔美的下颌上是连串滑落的泪水。

 我的苏然妈妈,她连哭泣都这么的安静,甚至是碎瓷片划破了她纤细的手指也消散不去这波谰不惊的神情。

 我惊惶地看着滴滴坠落的血液,喉咙间终于抑制不住地释放出强烈地恐慌。

 苏然却似未闻,恍惚地收拾好,然后走进厨房,背影显得格外孤单虚弱。

 等她出来时,泪渍和血水都已清洗干净。

 她将我抱起,向房间走去。

 极为轻柔地放在床上,哼着好听的曲,小洛,听话,睡醒了就可以看到爸爸了。

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,紧抓着她的手臂,然后沉沉睡去。

 醒来时,已是黄昏,夕阳将落未落之际晕黄的余辉淡淡地撒落在窗上,空气里透着几许萧索落寞的气息。

 客厅传来糟杂的争执声。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,耳朵紧贴在上面,仔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。

 隐约还有器皿碎裂的“唏哩哗啦”声。

 “我已经说过别再来缠着我了,你怎么这么烦啊?!当年是你自己不听我的话把那孽种生了下来,现在居然还来找我!说,你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!”

 “不,我不是要钱。今天是小洛的生日,你就见他一面吧,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你呢!”

 “滚!我说过别来烦我的,更何况是为了那个不该生下来的孩子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面,他真的很想见你!”

 “别拦着我!我才没空为这孽种浪费时间!走开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次,不会花很多时间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你烦不烦啊,我警告你不准对外说我们之间的关系,知不知道?!”

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砰”地一声,门被重重地甩上了。

 客厅霎时安静下来,气氛变得异常诡异。忽然,一丝极细微的啜泣声在诡静的氛围里破土而出,渐渐地,声音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,像三月里的雨,不停壮大着自己的的声势,绵延不绝于耳。

 我靠着房间的门终于虚弱地滑落下来。抱膝仰望着天边橙黄一片的云彩,心是疼得纠成一团,可我得强忍着泪水不让它决堤。

 苏然,你又哭了么?

 一直以来,你从来都是躲着我偷偷地哭泣,不管是我不在家或是等我睡去。其实,很多个夜里我都并未真的睡去。你以为我已睡着,侧过身去,低声啜泣,声音却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。

 一整夜,你都在不停不停地哭;一整夜,我都在听你不停不停地哭。

 我多想伸出手去紧握着你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传递给你,让你有足够的气力坚强起来。可我终是什么也没做,我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 你总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可我其实什么都知道。苏然说,幸福的时候就该微笑,双手合十感谢上苍。

 苏然是个极虔诚的佛教徒,有着温和的眼,细致的眉,唇角微笑的弧度会如迎风绽放的迎春花般美好。

 我想,苏然是个多么神奇的女子啊,总会在我最困顿的时候说些让我心安的话。她是我在暗夜里的一剂安定药,是我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,并且,她是我的母亲。

 也许,注定这一生苏然要将我拯救,注定这一生我要被苏然拯救。于是我沉

溺在苏然温情的笑涡里不愿醒来。可是,终究有个叫涂安的男人亘在我的心里,模糊不清的面容,在脑海的最深处一直奋力地苟延残喘着,努力抓住任何一丝希望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而来。

 那一年,我六岁,在每日的黄昏里坐于窗台,遥望着如血残阳点点落下,心里默默数数,一直数到一千。我是在等那个叫涂安的男人踏着夕阳归来,他宽大带茧的掌心握住我细如柴火的小手,他说,小洛,我们回家。

 可我等了三年,九岁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就此而过,却等来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空茫。

 同学们都嘲笑我,苏子洛,你爸爸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?!别是回不来了啊!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

 九岁的生日我任性地要求苏然把爸爸带来给我过生日。苏然端着饭碗哄着我,乖,吃完饭爸爸就回来了。

 我不听,拒绝吃饭,苏然却仍固执地把饭往我嘴边送。她是这么地宠我,以致我到九岁都还需她喂饭。我用手使劲一推,碗筷脱离苏然的掌控飞驰而出。

 “啪嚓”的一声,瓷碗在与地面接触的那瞬,绽放,碎裂,支离破碎地在虚空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。

 洁白的瓷片,饱满的饭粒,纷飞散落。

 我像是突然害怕了,抱腿蜷缩在木椅上,看着呆怔的苏然。

 许久,苏然缓缓地蹲下身去,收拾起那一地的狼藉。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进来,正好打在苏然姣好的侧面上,我看见那曲度柔美的下颌上是连串滑落的泪水。

 我的苏然妈妈,她连哭泣都这么的安静,甚至是碎瓷片划破了她纤细的手指也消散不去这波谰不惊的神情。

 我惊惶地看着滴滴坠落的血液,喉咙间终于抑制不住地释放出强烈地恐慌。

 苏然却似未闻,恍惚地收拾好,然后走进厨房,背影显得格外孤单虚弱。

 等她出来时,泪渍和血水都已清洗干净。

 她将我抱起,向房间走去。

 极为轻柔地放在床上,哼着好听的曲,小洛,听话,睡醒了就可以看到爸爸了。

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,紧抓着她的手臂,然后沉沉睡去。

 醒来时,已是黄昏,夕阳将落未落之际晕黄的余辉淡淡地撒落在窗上,空气里透着几许萧索落寞的气息。

 客厅传来糟杂的争执声。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,耳朵紧贴在上面,仔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。

 隐约还有器皿碎裂的“唏哩哗啦”声。

 “我已经说过别再来缠着我了,你怎么这么烦啊?!当年是你自己不听我的话把那孽种生了下来,现在居然还来找我!说,你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!”

 “不,我不是要钱。今天是小洛的生日,你就见他一面吧,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你呢!”

 “滚!我说过别来烦我的,更何况是为了那个不该生下来的孩子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面,他真的很想见你!”

 “别拦着我!我才没空为这孽种浪费时间!走开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次,不会花很多时间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你烦不烦啊,我警告你不准对外说我们之间的关系,知不知道?!”

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砰”地一声,门被重重地甩上了。

 客厅霎时安静下来,气氛变得异常诡异。忽然,一丝极细微的啜泣声在诡静的氛围里破土而出,渐渐地,声音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,像三月里的雨,不停壮大着自己的的声势,绵延不绝于耳。

 我靠着房间的门终于虚弱地滑落下来。抱膝仰望着天边橙黄一片的云彩,心是疼得纠成一团,可我得强忍着泪水不让它决堤。

 苏然,你又哭了么?

 一直以来,你从来都是躲着我偷偷地哭泣,不管是我不在家或是等我睡去。其实,很多个夜里我都并未真的睡去。你以为我已睡着,侧过身去,低声啜泣,声音却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。

 一整夜,你都在不停不停地哭;一整夜,我都在听你不停不停地哭。

 我多想伸出手去紧握着你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传递给你,让你有足够的气力坚强起来。可我终是什么也没做,我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 你总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可我其实什么都知道。苏然说,幸福的时候就该微笑,双手合十感谢上苍。

 苏然是个极虔诚的佛教徒,有着温和的眼,细致的眉,唇角微笑的弧度会如迎风绽放的迎春花般美好。

 我想,苏然是个多么神奇的女子啊,总会在我最困顿的时候说些让我心安的话。她是我在暗夜里的一剂安定药,是我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,并且,她是我的母亲。

 也许,注定这一生苏然要将我拯救,注定这一生我要被苏然拯救。于是我沉

溺在苏然温情的笑涡里不愿醒来。可是,终究有个叫涂安的男人亘在我的心里,模糊不清的面容,在脑海的最深处一直奋力地苟延残喘着,努力抓住任何一丝希望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而来。

 那一年,我六岁,在每日的黄昏里坐于窗台,遥望着如血残阳点点落下,心里默默数数,一直数到一千。我是在等那个叫涂安的男人踏着夕阳归来,他宽大带茧的掌心握住我细如柴火的小手,他说,小洛,我们回家。

 可我等了三年,九岁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就此而过,却等来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空茫。

 同学们都嘲笑我,苏子洛,你爸爸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?!别是回不来了啊!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

 九岁的生日我任性地要求苏然把爸爸带来给我过生日。苏然端着饭碗哄着我,乖,吃完饭爸爸就回来了。

 我不听,拒绝吃饭,苏然却仍固执地把饭往我嘴边送。她是这么地宠我,以致我到九岁都还需她喂饭。我用手使劲一推,碗筷脱离苏然的掌控飞驰而出。

 “啪嚓”的一声,瓷碗在与地面接触的那瞬,绽放,碎裂,支离破碎地在虚空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。

 洁白的瓷片,饱满的饭粒,纷飞散落。

 我像是突然害怕了,抱腿蜷缩在木椅上,看着呆怔的苏然。

 许久,苏然缓缓地蹲下身去,收拾起那一地的狼藉。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进来,正好打在苏然姣好的侧面上,我看见那曲度柔美的下颌上是连串滑落的泪水。

 我的苏然妈妈,她连哭泣都这么的安静,甚至是碎瓷片划破了她纤细的手指也消散不去这波谰不惊的神情。

 我惊惶地看着滴滴坠落的血液,喉咙间终于抑制不住地释放出强烈地恐慌。

 苏然却似未闻,恍惚地收拾好,然后走进厨房,背影显得格外孤单虚弱。

 等她出来时,泪渍和血水都已清洗干净。

 她将我抱起,向房间走去。

 极为轻柔地放在床上,哼着好听的曲,小洛,听话,睡醒了就可以看到爸爸了。

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,紧抓着她的手臂,然后沉沉睡去。

 醒来时,已是黄昏,夕阳将落未落之际晕黄的余辉淡淡地撒落在窗上,空气里透着几许萧索落寞的气息。

 客厅传来糟杂的争执声。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,耳朵紧贴在上面,仔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。

 隐约还有器皿碎裂的“唏哩哗啦”声。

 “我已经说过别再来缠着我了,你怎么这么烦啊?!当年是你自己不听我的话把那孽种生了下来,现在居然还来找我!说,你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!”

 “不,我不是要钱。今天是小洛的生日,你就见他一面吧,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你呢!”

 “滚!我说过别来烦我的,更何况是为了那个不该生下来的孩子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面,他真的很想见你!”

 “别拦着我!我才没空为这孽种浪费时间!走开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次,不会花很多时间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你烦不烦啊,我警告你不准对外说我们之间的关系,知不知道?!”

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砰”地一声,门被重重地甩上了。

 客厅霎时安静下来,气氛变得异常诡异。忽然,一丝极细微的啜泣声在诡静的氛围里破土而出,渐渐地,声音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,像三月里的雨,不停壮大着自己的的声势,绵延不绝于耳。

 我靠着房间的门终于虚弱地滑落下来。抱膝仰望着天边橙黄一片的云彩,心是疼得纠成一团,可我得强忍着泪水不让它决堤。

 苏然,你又哭了么?

 一直以来,你从来都是躲着我偷偷地哭泣,不管是我不在家或是等我睡去。其实,很多个夜里我都并未真的睡去。你以为我已睡着,侧过身去,低声啜泣,声音却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。

 一整夜,你都在不停不停地哭;一整夜,我都在听你不停不停地哭。

 我多想伸出手去紧握着你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传递给你,让你有足够的气力坚强起来。可我终是什么也没做,我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 你总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可我其实什么都知道。苏然说,幸福的时候就该微笑,双手合十感谢上苍。

 苏然是个极虔诚的佛教徒,有着温和的眼,细致的眉,唇角微笑的弧度会如迎风绽放的迎春花般美好。

 我想,苏然是个多么神奇的女子啊,总会在我最困顿的时候说些让我心安的话。她是我在暗夜里的一剂安定药,是我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,并且,她是我的母亲。

 也许,注定这一生苏然要将我拯救,注定这一生我要被苏然拯救。于是我沉

溺在苏然温情的笑涡里不愿醒来。可是,终究有个叫涂安的男人亘在我的心里,模糊不清的面容,在脑海的最深处一直奋力地苟延残喘着,努力抓住任何一丝希望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而来。

 那一年,我六岁,在每日的黄昏里坐于窗台,遥望着如血残阳点点落下,心里默默数数,一直数到一千。我是在等那个叫涂安的男人踏着夕阳归来,他宽大带茧的掌心握住我细如柴火的小手,他说,小洛,我们回家。

 可我等了三年,九岁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就此而过,却等来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空茫。

 同学们都嘲笑我,苏子洛,你爸爸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?!别是回不来了啊!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

 九岁的生日我任性地要求苏然把爸爸带来给我过生日。苏然端着饭碗哄着我,乖,吃完饭爸爸就回来了。

 我不听,拒绝吃饭,苏然却仍固执地把饭往我嘴边送。她是这么地宠我,以致我到九岁都还需她喂饭。我用手使劲一推,碗筷脱离苏然的掌控飞驰而出。

 “啪嚓”的一声,瓷碗在与地面接触的那瞬,绽放,碎裂,支离破碎地在虚空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。

 洁白的瓷片,饱满的饭粒,纷飞散落。

 我像是突然害怕了,抱腿蜷缩在木椅上,看着呆怔的苏然。

 许久,苏然缓缓地蹲下身去,收拾起那一地的狼藉。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进来,正好打在苏然姣好的侧面上,我看见那曲度柔美的下颌上是连串滑落的泪水。

 我的苏然妈妈,她连哭泣都这么的安静,甚至是碎瓷片划破了她纤细的手指也消散不去这波谰不惊的神情。

 我惊惶地看着滴滴坠落的血液,喉咙间终于抑制不住地释放出强烈地恐慌。

 苏然却似未闻,恍惚地收拾好,然后走进厨房,背影显得格外孤单虚弱。

 等她出来时,泪渍和血水都已清洗干净。

 她将我抱起,向房间走去。

 极为轻柔地放在床上,哼着好听的曲,小洛,听话,睡醒了就可以看到爸爸了。

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,紧抓着她的手臂,然后沉沉睡去。

 醒来时,已是黄昏,夕阳将落未落之际晕黄的余辉淡淡地撒落在窗上,空气里透着几许萧索落寞的气息。

 客厅传来糟杂的争执声。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,耳朵紧贴在上面,仔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。

 隐约还有器皿碎裂的“唏哩哗啦”声。

 “我已经说过别再来缠着我了,你怎么这么烦啊?!当年是你自己不听我的话把那孽种生了下来,现在居然还来找我!说,你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!”

 “不,我不是要钱。今天是小洛的生日,你就见他一面吧,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你呢!”

 “滚!我说过别来烦我的,更何况是为了那个不该生下来的孩子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面,他真的很想见你!”

 “别拦着我!我才没空为这孽种浪费时间!走开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次,不会花很多时间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你烦不烦啊,我警告你不准对外说我们之间的关系,知不知道?!”

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砰”地一声,门被重重地甩上了。

 客厅霎时安静下来,气氛变得异常诡异。忽然,一丝极细微的啜泣声在诡静的氛围里破土而出,渐渐地,声音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,像三月里的雨,不停壮大着自己的的声势,绵延不绝于耳。

 我靠着房间的门终于虚弱地滑落下来。抱膝仰望着天边橙黄一片的云彩,心是疼得纠成一团,可我得强忍着泪水不让它决堤。

 苏然,你又哭了么?

 一直以来,你从来都是躲着我偷偷地哭泣,不管是我不在家或是等我睡去。其实,很多个夜里我都并未真的睡去。你以为我已睡着,侧过身去,低声啜泣,声音却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。

 一整夜,你都在不停不停地哭;一整夜,我都在听你不停不停地哭。

 我多想伸出手去紧握着你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传递给你,让你有足够的气力坚强起来。可我终是什么也没做,我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 你总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可我其实什么都知道。苏然说,幸福的时候就该微笑,双手合十感谢上苍。

 苏然是个极虔诚的佛教徒,有着温和的眼,细致的眉,唇角微笑的弧度会如迎风绽放的迎春花般美好。

 我想,苏然是个多么神奇的女子啊,总会在我最困顿的时候说些让我心安的话。她是我在暗夜里的一剂安定药,是我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,并且,她是我的母亲。

 也许,注定这一生苏然要将我拯救,注定这一生我要被苏然拯救。于是我沉

溺在苏然温情的笑涡里不愿醒来。可是,终究有个叫涂安的男人亘在我的心里,模糊不清的面容,在脑海的最深处一直奋力地苟延残喘着,努力抓住任何一丝希望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而来。

 那一年,我六岁,在每日的黄昏里坐于窗台,遥望着如血残阳点点落下,心里默默数数,一直数到一千。我是在等那个叫涂安的男人踏着夕阳归来,他宽大带茧的掌心握住我细如柴火的小手,他说,小洛,我们回家。

 可我等了三年,九岁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就此而过,却等来的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空茫。

 同学们都嘲笑我,苏子洛,你爸爸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啊?!别是回不来了啊!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

 九岁的生日我任性地要求苏然把爸爸带来给我过生日。苏然端着饭碗哄着我,乖,吃完饭爸爸就回来了。

 我不听,拒绝吃饭,苏然却仍固执地把饭往我嘴边送。她是这么地宠我,以致我到九岁都还需她喂饭。我用手使劲一推,碗筷脱离苏然的掌控飞驰而出。

 “啪嚓”的一声,瓷碗在与地面接触的那瞬,绽放,碎裂,支离破碎地在虚空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。

 洁白的瓷片,饱满的饭粒,纷飞散落。

 我像是突然害怕了,抱腿蜷缩在木椅上,看着呆怔的苏然。

 许久,苏然缓缓地蹲下身去,收拾起那一地的狼藉。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进来,正好打在苏然姣好的侧面上,我看见那曲度柔美的下颌上是连串滑落的泪水。

 我的苏然妈妈,她连哭泣都这么的安静,甚至是碎瓷片划破了她纤细的手指也消散不去这波谰不惊的神情。

 我惊惶地看着滴滴坠落的血液,喉咙间终于抑制不住地释放出强烈地恐慌。

 苏然却似未闻,恍惚地收拾好,然后走进厨房,背影显得格外孤单虚弱。

 等她出来时,泪渍和血水都已清洗干净。

 她将我抱起,向房间走去。

 极为轻柔地放在床上,哼着好听的曲,小洛,听话,睡醒了就可以看到爸爸了。

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,紧抓着她的手臂,然后沉沉睡去。

 醒来时,已是黄昏,夕阳将落未落之际晕黄的余辉淡淡地撒落在窗上,空气里透着几许萧索落寞的气息。

 客厅传来糟杂的争执声。我小心翼翼地走到门边,耳朵紧贴在上面,仔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。

 隐约还有器皿碎裂的“唏哩哗啦”声。

 “我已经说过别再来缠着我了,你怎么这么烦啊?!当年是你自己不听我的话把那孽种生了下来,现在居然还来找我!说,你要多少钱才肯放了我!”

 “不,我不是要钱。今天是小洛的生日,你就见他一面吧,他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你呢!”

 “滚!我说过别来烦我的,更何况是为了那个不该生下来的孩子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面,他真的很想见你!”

 “别拦着我!我才没空为这孽种浪费时间!走开!”

 “求你了,就一次,不会花很多时间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你烦不烦啊,我警告你不准对外说我们之间的关系,知不知道?!”

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 “砰”地一声,门被重重地甩上了。

 客厅霎时安静下来,气氛变得异常诡异。忽然,一丝极细微的啜泣声在诡静的氛围里破土而出,渐渐地,声音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,像三月里的雨,不停壮大着自己的的声势,绵延不绝于耳。

 我靠着房间的门终于虚弱地滑落下来。抱膝仰望着天边橙黄一片的云彩,心是疼得纠成一团,可我得强忍着泪水不让它决堤。

 苏然,你又哭了么?

 一直以来,你从来都是躲着我偷偷地哭泣,不管是我不在家或是等我睡去。其实,很多个夜里我都并未真的睡去。你以为我已睡着,侧过身去,低声啜泣,声音却不可抑制地越来越大。

 一整夜,你都在不停不停地哭;一整夜,我都在听你不停不停地哭。

 我多想伸出手去紧握着你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传递给你,让你有足够的气力坚强起来。可我终是什么也没做,我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 你总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可我其实什么都知道。

永恒的春天(七)

秋云走过去,皱着眉,不耐烦地问道:“大清早的,天还不见亮呢,又去哪儿了!”碧雨寒红着脸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先不说这个,霜灵果然是我们中的一个!”秋云望着柳絮般飘着的云和蓝蓝的天,喃喃道:“果然是他!”正色道:“你们怎样知道的?”碧雨寒正要说,萧宛月接口道:“是七人队的风剑和雷剑说的!”

秋云脸色骤变,问道:“什么,风剑……雷剑?魔幻七人队?”萧宛月点点头,“他们,这可麻烦了啊!”碧雨寒看着惊慌的秋云,感到微微诧异:秋云大哥平时那么镇定,听见风剑、雷剑却也吓成这样,看来,这个什么七人队还真是厉害啊!秋云转头对碧雨寒说道:“你曾经是被‘销魂掌’打伤过的吧!这就是邪剑干的!虽然,他只是用了半层不到的力!”碧雨寒睁大自己的双眼,只见秋云继续说道:“他本来准备把你打成重伤,夺取你脖子上的‘新月圣石’否则,你哪里能活到现在,而且,你还得感谢哪只火凤,要不是它的旋风影响了邪剑的灵力,你也好不了那么快!”碧雨寒过了半晌才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没有把石头拿去?”秋云回答说:“新月圣石是布有结界的,除了石头的主人,别人是无法碰它的!”

“现在到底怎么办,冥界不能去,人也找不齐!”萧宛月不耐烦地说道。秋云望望湛蓝的天,叹口气道:“看来,咱们得先去瀛洲岛,提升力量再说了!”碧雨寒问秋云,道:“瀛洲岛,那是什么地方?”萧宛月告诉她:“是一座海外仙岛。”秋云点头道:“那里四处都是幽暗的森林,里面的怪物不可胜数,的确是个提升力量的好地方!但森林中间是一座山峰,也就是‘天姥山’,那上面有七个封印,那是在瀛洲岛形成时就留下的,封印着七颗石头――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也就是‘七星石’。只要我们找到这七颗石头,那我们就可以闯入冥界了!”

风吹着还未展开叶子的柳条,风中不时夹杂着一阵阵清新的花香。

碧雨寒告诉了父亲,父亲叹了口气,给了她一颗紫色的珠子,发出幽幽的,淡淡的光芒。“这是‘怨灵珠’把它带在手腕上,它会保护你的。自己出门在外,要学会照顾自己!”

这天早上,他们出发了,分别骑着灵兽,向南飞去。

第四章 瀛洲岛

不一日,碧雨寒睁开疲倦的双眼,下面还是一望无际的,蓝蓝的海,云从她耳旁匆匆飞过。风,吹起了她碧绿的头发,这时,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座模模糊糊的,青翠的山峰,她不禁叫到:“秋云大哥,宛月哥哥,快看啊,天姥山!”秋云望了望,脸上也浮出笑容:“对,那就是天姥山!”这时候,看得更加清楚了,一座碧玉般的山峰直插九天云霄,云雾缭绕,却也只见山脚,而不见山顶。“好高的山啊!”碧雨寒说道。只见山脚下是一片绿。

好一片绿色的世界!

终于着陆了,碧雨寒看了看阴森的森林,不由得紧紧保住了萧宛月的手臂,问道:“我们必须进去吗?好可怕啊!”萧宛月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走吧!”很快,他们就走进了森林,并且很快,他们就迷了路,黑暗的森林里,不时传来一阵阵让人胆寒的啸声。

萧宛月给自己和碧雨寒作了两个结实的防护罩,秋云也给自己做了一个,碧雨寒怔怔地看着他们俩,“怎么……”“了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发现四面都围了一层密密的怪兽,面目狰狞,青面獠牙,眼里凶光四射,“怎样?”萧宛月对秋云说道,秋云答道:“简单!杀!”闪电戟出手,前面的一层怪兽顿时被击溃,非死即伤;萧宛月苍龙斩使出,左边一层怪物全部死亡,无一生还。这几百上千只怪物,在眨眼之间全都成为了尸体。

“瀛洲岛的怪兽也不过如此嘛!”萧宛月不屑地说道。秋云骑上独角兽,说道:“先骑上去,我告诉你们,如果把这里的怪兽分级别的话,这些绿魔连边都排不上,最厉害的混世魔人我们要是碰上,呵呵,那可有的玩了,我们连他身子都别想碰,就让他送回老家了!”萧宛月又不屑一顾地“哼”了一声:又大惊小怪的,每次都这样,婆婆妈妈,唠唠叨叨,就数他话最多,真不象男人!又听见秋云说道:“这里上有飞禽,下有地鬼,中有走兽,一定得小一万个心!”

正说话间,碧雨寒叫到:“快看,那里有一片地好亮啊!”秋云告诉他说:“这是圣地,也就是打怪打累了休息的地方。”他们走进了那里,只见一个妙龄少女正在那里休息,她着一身紫衣,手拿着一把尖枪秋云走过去,皱着眉,不耐烦地问道:“大清早的,天还不见亮呢,又去哪儿了!”碧雨寒红着脸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先不说这个,霜灵果然是我们中的一个!”秋云望着柳絮般飘着的云和蓝蓝的天,喃喃道:“果然是他!”正色道:“你们怎样知道的?”碧雨寒正要说,萧宛月接口道:“是七人队的风剑和雷剑说的!”

秋云脸色骤变,问道:“什么,风剑……雷剑?魔幻七人队?”萧宛月点点头,“他们,这可麻烦了啊!”碧雨寒看着惊慌的秋云,感到微微诧异:秋云大哥平时那么镇定,听见风剑、雷剑却也吓成这样,看来,这个什么七人队还真是厉害啊!秋云转头对碧雨寒说道:“你曾经是被‘销魂掌’打伤过的吧!这就是邪剑干的!虽然,他只是用了半层不到的力!”碧雨寒睁大自己的双眼,只见秋云继续说道:“他本来准备把你打成重伤,夺取你脖子上的‘新月圣石’否则,你哪里能活到现在,而且,你还得感谢哪只火凤,要不是它的旋风影响了邪剑的灵力,你也好不了那么快!”碧雨寒过了半晌才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没有把石头拿去?”秋云回答说:“新月圣石是布有结界的,除了石头的主人,别人是无法碰它的!”

“现在到底怎么办,冥界不能去,人也找不齐!”萧宛月不耐烦地说道。秋云望望湛蓝的天,叹口气道:“看来,咱们得先去瀛洲岛,提升力量再说了!”碧雨寒问秋云,道:“瀛洲岛,那是什么地方?”萧宛月告诉她:“是一座海外仙岛。”秋云点头道:“那里四处都是幽暗的森林,里面的怪物不可胜数,的确是个提升力量的好地方!但森林中间是一座山峰,也就是‘天姥山’,那上面有七个封印,那是在瀛洲岛形成时就留下的,封印着七颗石头――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也就是‘七星石’。只要我们找到这七颗石头,那我们就可以闯入冥界了!”

风吹着还未展开叶子的柳条,风中不时夹杂着一阵阵清新的花香。

碧雨寒告诉了父亲,父亲叹了口气,给了她一颗紫色的珠子,发出幽幽的,淡淡的光芒。“这是‘怨灵珠’把它带在手腕上,它会保护你的。自己出门在外,要学会照顾自己!”

这天早上,他们出发了,分别骑着灵兽,向南飞去。

第四章 瀛洲岛

不一日,碧雨寒睁开疲倦的双眼,下面还是一望无际的,蓝蓝的海,云从她耳旁匆匆飞过。风,吹起了她碧绿的头发,这时,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座模模糊糊的,青翠的山峰,她不禁叫到:“秋云大哥,宛月哥哥,快看啊,天姥山!”秋云望了望,脸上也浮出笑容:“对,那就是天姥山!”这时候,看得更加清楚了,一座碧玉般的山峰直插九天云霄,云雾缭绕,却也只见山脚,而不见山顶。“好高的山啊!”碧雨寒说道。只见山脚下是一片绿。

好一片绿色的世界!

终于着陆了,碧雨寒看了看阴森的森林,不由得紧紧保住了萧宛月的手臂,问道:“我们必须进去吗?好可怕啊!”萧宛月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走吧!”很快,他们就走进了森林,并且很快,他们就迷了路,黑暗的森林里,不时传来一阵阵让人胆寒的啸声。

萧宛月给自己和碧雨寒作了两个结实的防护罩,秋云也给自己做了一个,碧雨寒怔怔地看着他们俩,“怎么……”“了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发现四面都围了一层密密的怪兽,面目狰狞,青面獠牙,眼里凶光四射,“怎样?”萧宛月对秋云说道,秋云答道:“简单!杀!”闪电戟出手,前面的一层怪兽顿时被击溃,非死即伤;萧宛月苍龙斩使出,左边一层怪物全部死亡,无一生还。这几百上千只怪物,在眨眼之间全都成为了尸体。

“瀛洲岛的怪兽也不过如此嘛!”萧宛月不屑地说道。秋云骑上独角兽,说道:“先骑上去,我告诉你们,如果把这里的怪兽分级别的话,这些绿魔连边都排不上,最厉害的混世魔人我们要是碰上,呵呵,那可有的玩了,我们连他身子都别想碰,就让他送回老家了!”萧宛月又不屑一顾地“哼”了一声:又大惊小怪的,每次都这样,婆婆妈妈,唠唠叨叨,就数他话最多,真不象男人!又听见秋云说道:“这里上有飞禽,下有地鬼,中有走兽,一定得小一万个心!”

正说话间,碧雨寒叫到:“快看,那里有一片地好亮啊!”秋云告诉他说:“这是圣地,也就是打怪打累了休息的地方。”他们走进了那里,只见一个妙龄少女正在那里休息,她着一身紫衣,手拿着一把尖枪秋云走过去,皱着眉,不耐烦地问道:“大清早的,天还不见亮呢,又去哪儿了!”碧雨寒红着脸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先不说这个,霜灵果然是我们中的一个!”秋云望着柳絮般飘着的云和蓝蓝的天,喃喃道:“果然是他!”正色道:“你们怎样知道的?”碧雨寒正要说,萧宛月接口道:“是七人队的风剑和雷剑说的!”

秋云脸色骤变,问道:“什么,风剑……雷剑?魔幻七人队?”萧宛月点点头,“他们,这可麻烦了啊!”碧雨寒看着惊慌的秋云,感到微微诧异:秋云大哥平时那么镇定,听见风剑、雷剑却也吓成这样,看来,这个什么七人队还真是厉害啊!秋云转头对碧雨寒说道:“你曾经是被‘销魂掌’打伤过的吧!这就是邪剑干的!虽然,他只是用了半层不到的力!”碧雨寒睁大自己的双眼,只见秋云继续说道:“他本来准备把你打成重伤,夺取你脖子上的‘新月圣石’否则,你哪里能活到现在,而且,你还得感谢哪只火凤,要不是它的旋风影响了邪剑的灵力,你也好不了那么快!”碧雨寒过了半晌才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没有把石头拿去?”秋云回答说:“新月圣石是布有结界的,除了石头的主人,别人是无法碰它的!”

“现在到底怎么办,冥界不能去,人也找不齐!”萧宛月不耐烦地说道。秋云望望湛蓝的天,叹口气道:“看来,咱们得先去瀛洲岛,提升力量再说了!”碧雨寒问秋云,道:“瀛洲岛,那是什么地方?”萧宛月告诉她:“是一座海外仙岛。”秋云点头道:“那里四处都是幽暗的森林,里面的怪物不可胜数,的确是个提升力量的好地方!但森林中间是一座山峰,也就是‘天姥山’,那上面有七个封印,那是在瀛洲岛形成时就留下的,封印着七颗石头――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也就是‘七星石’。只要我们找到这七颗石头,那我们就可以闯入冥界了!”

风吹着还未展开叶子的柳条,风中不时夹杂着一阵阵清新的花香。

碧雨寒告诉了父亲,父亲叹了口气,给了她一颗紫色的珠子,发出幽幽的,淡淡的光芒。“这是‘怨灵珠’把它带在手腕上,它会保护你的。自己出门在外,要学会照顾自己!”

这天早上,他们出发了,分别骑着灵兽,向南飞去。

第四章 瀛洲岛

不一日,碧雨寒睁开疲倦的双眼,下面还是一望无际的,蓝蓝的海,云从她耳旁匆匆飞过。风,吹起了她碧绿的头发,这时,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座模模糊糊的,青翠的山峰,她不禁叫到:“秋云大哥,宛月哥哥,快看啊,天姥山!”秋云望了望,脸上也浮出笑容:“对,那就是天姥山!”这时候,看得更加清楚了,一座碧玉般的山峰直插九天云霄,云雾缭绕,却也只见山脚,而不见山顶。“好高的山啊!”碧雨寒说道。只见山脚下是一片绿。

好一片绿色的世界!

终于着陆了,碧雨寒看了看阴森的森林,不由得紧紧保住了萧宛月的手臂,问道:“我们必须进去吗?好可怕啊!”萧宛月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走吧!”很快,他们就走进了森林,并且很快,他们就迷了路,黑暗的森林里,不时传来一阵阵让人胆寒的啸声。

萧宛月给自己和碧雨寒作了两个结实的防护罩,秋云也给自己做了一个,碧雨寒怔怔地看着他们俩,“怎么……”“了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发现四面都围了一层密密的怪兽,面目狰狞,青面獠牙,眼里凶光四射,“怎样?”萧宛月对秋云说道,秋云答道:“简单!杀!”闪电戟出手,前面的一层怪兽顿时被击溃,非死即伤;萧宛月苍龙斩使出,左边一层怪物全部死亡,无一生还。这几百上千只怪物,在眨眼之间全都成为了尸体。

“瀛洲岛的怪兽也不过如此嘛!”萧宛月不屑地说道。秋云骑上独角兽,说道:“先骑上去,我告诉你们,如果把这里的怪兽分级别的话,这些绿魔连边都排不上,最厉害的混世魔人我们要是碰上,呵呵,那可有的玩了,我们连他身子都别想碰,就让他送回老家了!”萧宛月又不屑一顾地“哼”了一声:又大惊小怪的,每次都这样,婆婆妈妈,唠唠叨叨,就数他话最多,真不象男人!又听见秋云说道:“这里上有飞禽,下有地鬼,中有走兽,一定得小一万个心!”

正说话间,碧雨寒叫到:“快看,那里有一片地好亮啊!”秋云告诉他说:“这是圣地,也就是打怪打累了休息的地方。”他们走进了那里,只见一个妙龄少女正在那里休息,她着一身紫衣,手拿着一把尖枪秋云走过去,皱着眉,不耐烦地问道:“大清早的,天还不见亮呢,又去哪儿了!”碧雨寒红着脸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先不说这个,霜灵果然是我们中的一个!”秋云望着柳絮般飘着的云和蓝蓝的天,喃喃道:“果然是他!”正色道:“你们怎样知道的?”碧雨寒正要说,萧宛月接口道:“是七人队的风剑和雷剑说的!”

秋云脸色骤变,问道:“什么,风剑……雷剑?魔幻七人队?”萧宛月点点头,“他们,这可麻烦了啊!”碧雨寒看着惊慌的秋云,感到微微诧异:秋云大哥平时那么镇定,听见风剑、雷剑却也吓成这样,看来,这个什么七人队还真是厉害啊!秋云转头对碧雨寒说道:“你曾经是被‘销魂掌’打伤过的吧!这就是邪剑干的!虽然,他只是用了半层不到的力!”碧雨寒睁大自己的双眼,只见秋云继续说道:“他本来准备把你打成重伤,夺取你脖子上的‘新月圣石’否则,你哪里能活到现在,而且,你还得感谢哪只火凤,要不是它的旋风影响了邪剑的灵力,你也好不了那么快!”碧雨寒过了半晌才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没有把石头拿去?”秋云回答说:“新月圣石是布有结界的,除了石头的主人,别人是无法碰它的!”

“现在到底怎么办,冥界不能去,人也找不齐!”萧宛月不耐烦地说道。秋云望望湛蓝的天,叹口气道:“看来,咱们得先去瀛洲岛,提升力量再说了!”碧雨寒问秋云,道:“瀛洲岛,那是什么地方?”萧宛月告诉她:“是一座海外仙岛。”秋云点头道:“那里四处都是幽暗的森林,里面的怪物不可胜数,的确是个提升力量的好地方!但森林中间是一座山峰,也就是‘天姥山’,那上面有七个封印,那是在瀛洲岛形成时就留下的,封印着七颗石头――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也就是‘七星石’。只要我们找到这七颗石头,那我们就可以闯入冥界了!”

风吹着还未展开叶子的柳条,风中不时夹杂着一阵阵清新的花香。

碧雨寒告诉了父亲,父亲叹了口气,给了她一颗紫色的珠子,发出幽幽的,淡淡的光芒。“这是‘怨灵珠’把它带在手腕上,它会保护你的。自己出门在外,要学会照顾自己!”

这天早上,他们出发了,分别骑着灵兽,向南飞去。

第四章 瀛洲岛

不一日,碧雨寒睁开疲倦的双眼,下面还是一望无际的,蓝蓝的海,云从她耳旁匆匆飞过。风,吹起了她碧绿的头发,这时,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座模模糊糊的,青翠的山峰,她不禁叫到:“秋云大哥,宛月哥哥,快看啊,天姥山!”秋云望了望,脸上也浮出笑容:“对,那就是天姥山!”这时候,看得更加清楚了,一座碧玉般的山峰直插九天云霄,云雾缭绕,却也只见山脚,而不见山顶。“好高的山啊!”碧雨寒说道。只见山脚下是一片绿。

好一片绿色的世界!

终于着陆了,碧雨寒看了看阴森的森林,不由得紧紧保住了萧宛月的手臂,问道:“我们必须进去吗?好可怕啊!”萧宛月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走吧!”很快,他们就走进了森林,并且很快,他们就迷了路,黑暗的森林里,不时传来一阵阵让人胆寒的啸声。

萧宛月给自己和碧雨寒作了两个结实的防护罩,秋云也给自己做了一个,碧雨寒怔怔地看着他们俩,“怎么……”“了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发现四面都围了一层密密的怪兽,面目狰狞,青面獠牙,眼里凶光四射,“怎样?”萧宛月对秋云说道,秋云答道:“简单!杀!”闪电戟出手,前面的一层怪兽顿时被击溃,非死即伤;萧宛月苍龙斩使出,左边一层怪物全部死亡,无一生还。这几百上千只怪物,在眨眼之间全都成为了尸体。

“瀛洲岛的怪兽也不过如此嘛!”萧宛月不屑地说道。秋云骑上独角兽,说道:“先骑上去,我告诉你们,如果把这里的怪兽分级别的话,这些绿魔连边都排不上,最厉害的混世魔人我们要是碰上,呵呵,那可有的玩了,我们连他身子都别想碰,就让他送回老家了!”萧宛月又不屑一顾地“哼”了一声:又大惊小怪的,每次都这样,婆婆妈妈,唠唠叨叨,就数他话最多,真不象男人!又听见秋云说道:“这里上有飞禽,下有地鬼,中有走兽,一定得小一万个心!”

正说话间,碧雨寒叫到:“快看,那里有一片地好亮啊!”秋云告诉他说:“这是圣地,也就是打怪打累了休息的地方。”他们走进了那里,只见一个妙龄少女正在那里休息,她着一身紫衣,手拿着一把尖枪秋云走过去,皱着眉,不耐烦地问道:“大清早的,天还不见亮呢,又去哪儿了!”碧雨寒红着脸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先不说这个,霜灵果然是我们中的一个!”秋云望着柳絮般飘着的云和蓝蓝的天,喃喃道:“果然是他!”正色道:“你们怎样知道的?”碧雨寒正要说,萧宛月接口道:“是七人队的风剑和雷剑说的!”

秋云脸色骤变,问道:“什么,风剑……雷剑?魔幻七人队?”萧宛月点点头,“他们,这可麻烦了啊!”碧雨寒看着惊慌的秋云,感到微微诧异:秋云大哥平时那么镇定,听见风剑、雷剑却也吓成这样,看来,这个什么七人队还真是厉害啊!秋云转头对碧雨寒说道:“你曾经是被‘销魂掌’打伤过的吧!这就是邪剑干的!虽然,他只是用了半层不到的力!”碧雨寒睁大自己的双眼,只见秋云继续说道:“他本来准备把你打成重伤,夺取你脖子上的‘新月圣石’否则,你哪里能活到现在,而且,你还得感谢哪只火凤,要不是它的旋风影响了邪剑的灵力,你也好不了那么快!”碧雨寒过了半晌才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没有把石头拿去?”秋云回答说:“新月圣石是布有结界的,除了石头的主人,别人是无法碰它的!”

“现在到底怎么办,冥界不能去,人也找不齐!”萧宛月不耐烦地说道。秋云望望湛蓝的天,叹口气道:“看来,咱们得先去瀛洲岛,提升力量再说了!”碧雨寒问秋云,道:“瀛洲岛,那是什么地方?”萧宛月告诉她:“是一座海外仙岛。”秋云点头道:“那里四处都是幽暗的森林,里面的怪物不可胜数,的确是个提升力量的好地方!但森林中间是一座山峰,也就是‘天姥山’,那上面有七个封印,那是在瀛洲岛形成时就留下的,封印着七颗石头――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也就是‘七星石’。只要我们找到这七颗石头,那我们就可以闯入冥界了!”

风吹着还未展开叶子的柳条,风中不时夹杂着一阵阵清新的花香。

碧雨寒告诉了父亲,父亲叹了口气,给了她一颗紫色的珠子,发出幽幽的,淡淡的光芒。“这是‘怨灵珠’把它带在手腕上,它会保护你的。自己出门在外,要学会照顾自己!”

这天早上,他们出发了,分别骑着灵兽,向南飞去。

第四章 瀛洲岛

不一日,碧雨寒睁开疲倦的双眼,下面还是一望无际的,蓝蓝的海,云从她耳旁匆匆飞过。风,吹起了她碧绿的头发,这时,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座模模糊糊的,青翠的山峰,她不禁叫到:“秋云大哥,宛月哥哥,快看啊,天姥山!”秋云望了望,脸上也浮出笑容:“对,那就是天姥山!”这时候,看得更加清楚了,一座碧玉般的山峰直插九天云霄,云雾缭绕,却也只见山脚,而不见山顶。“好高的山啊!”碧雨寒说道。只见山脚下是一片绿。

好一片绿色的世界!

终于着陆了,碧雨寒看了看阴森的森林,不由得紧紧保住了萧宛月的手臂,问道:“我们必须进去吗?好可怕啊!”萧宛月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走吧!”很快,他们就走进了森林,并且很快,他们就迷了路,黑暗的森林里,不时传来一阵阵让人胆寒的啸声。

萧宛月给自己和碧雨寒作了两个结实的防护罩,秋云也给自己做了一个,碧雨寒怔怔地看着他们俩,“怎么……”“了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发现四面都围了一层密密的怪兽,面目狰狞,青面獠牙,眼里凶光四射,“怎样?”萧宛月对秋云说道,秋云答道:“简单!杀!”闪电戟出手,前面的一层怪兽顿时被击溃,非死即伤;萧宛月苍龙斩使出,左边一层怪物全部死亡,无一生还。这几百上千只怪物,在眨眼之间全都成为了尸体。

“瀛洲岛的怪兽也不过如此嘛!”萧宛月不屑地说道。秋云骑上独角兽,说道:“先骑上去,我告诉你们,如果把这里的怪兽分级别的话,这些绿魔连边都排不上,最厉害的混世魔人我们要是碰上,呵呵,那可有的玩了,我们连他身子都别想碰,就让他送回老家了!”萧宛月又不屑一顾地“哼”了一声:又大惊小怪的,每次都这样,婆婆妈妈,唠唠叨叨,就数他话最多,真不象男人!又听见秋云说道:“这里上有飞禽,下有地鬼,中有走兽,一定得小一万个心!”

正说话间,碧雨寒叫到:“快看,那里有一片地好亮啊!”秋云告诉他说:“这是圣地,也就是打怪打累了休息的地方。”他们走进了那里,只见一个妙龄少女正在那里休息,她着一身紫衣,手拿着一把尖枪秋云走过去,皱着眉,不耐烦地问道:“大清早的,天还不见亮呢,又去哪儿了!”碧雨寒红着脸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先不说这个,霜灵果然是我们中的一个!”秋云望着柳絮般飘着的云和蓝蓝的天,喃喃道:“果然是他!”正色道:“你们怎样知道的?”碧雨寒正要说,萧宛月接口道:“是七人队的风剑和雷剑说的!”

秋云脸色骤变,问道:“什么,风剑……雷剑?魔幻七人队?”萧宛月点点头,“他们,这可麻烦了啊!”碧雨寒看着惊慌的秋云,感到微微诧异:秋云大哥平时那么镇定,听见风剑、雷剑却也吓成这样,看来,这个什么七人队还真是厉害啊!秋云转头对碧雨寒说道:“你曾经是被‘销魂掌’打伤过的吧!这就是邪剑干的!虽然,他只是用了半层不到的力!”碧雨寒睁大自己的双眼,只见秋云继续说道:“他本来准备把你打成重伤,夺取你脖子上的‘新月圣石’否则,你哪里能活到现在,而且,你还得感谢哪只火凤,要不是它的旋风影响了邪剑的灵力,你也好不了那么快!”碧雨寒过了半晌才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没有把石头拿去?”秋云回答说:“新月圣石是布有结界的,除了石头的主人,别人是无法碰它的!”

“现在到底怎么办,冥界不能去,人也找不齐!”萧宛月不耐烦地说道。秋云望望湛蓝的天,叹口气道:“看来,咱们得先去瀛洲岛,提升力量再说了!”碧雨寒问秋云,道:“瀛洲岛,那是什么地方?”萧宛月告诉她:“是一座海外仙岛。”秋云点头道:“那里四处都是幽暗的森林,里面的怪物不可胜数,的确是个提升力量的好地方!但森林中间是一座山峰,也就是‘天姥山’,那上面有七个封印,那是在瀛洲岛形成时就留下的,封印着七颗石头――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也就是‘七星石’。只要我们找到这七颗石头,那我们就可以闯入冥界了!”

风吹着还未展开叶子的柳条,风中不时夹杂着一阵阵清新的花香。

碧雨寒告诉了父亲,父亲叹了口气,给了她一颗紫色的珠子,发出幽幽的,淡淡的光芒。“这是‘怨灵珠’把它带在手腕上,它会保护你的。自己出门在外,要学会照顾自己!”

这天早上,他们出发了,分别骑着灵兽,向南飞去。

第四章 瀛洲岛

不一日,碧雨寒睁开疲倦的双眼,下面还是一望无际的,蓝蓝的海,云从她耳旁匆匆飞过。风,吹起了她碧绿的头发,这时,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座模模糊糊的,青翠的山峰,她不禁叫到:“秋云大哥,宛月哥哥,快看啊,天姥山!”秋云望了望,脸上也浮出笑容:“对,那就是天姥山!”这时候,看得更加清楚了,一座碧玉般的山峰直插九天云霄,云雾缭绕,却也只见山脚,而不见山顶。“好高的山啊!”碧雨寒说道。只见山脚下是一片绿。

好一片绿色的世界!

终于着陆了,碧雨寒看了看阴森的森林,不由得紧紧保住了萧宛月的手臂,问道:“我们必须进去吗?好可怕啊!”萧宛月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走吧!”很快,他们就走进了森林,并且很快,他们就迷了路,黑暗的森林里,不时传来一阵阵让人胆寒的啸声。

萧宛月给自己和碧雨寒作了两个结实的防护罩,秋云也给自己做了一个,碧雨寒怔怔地看着他们俩,“怎么……”“了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发现四面都围了一层密密的怪兽,面目狰狞,青面獠牙,眼里凶光四射,“怎样?”萧宛月对秋云说道,秋云答道:“简单!杀!”闪电戟出手,前面的一层怪兽顿时被击溃,非死即伤;萧宛月苍龙斩使出,左边一层怪物全部死亡,无一生还。这几百上千只怪物,在眨眼之间全都成为了尸体。

“瀛洲岛的怪兽也不过如此嘛!”萧宛月不屑地说道。秋云骑上独角兽,说道:“先骑上去,我告诉你们,如果把这里的怪兽分级别的话,这些绿魔连边都排不上,最厉害的混世魔人我们要是碰上,呵呵,那可有的玩了,我们连他身子都别想碰,就让他送回老家了!”萧宛月又不屑一顾地“哼”了一声:又大惊小怪的,每次都这样,婆婆妈妈,唠唠叨叨,就数他话最多,真不象男人!又听见秋云说道:“这里上有飞禽,下有地鬼,中有走兽,一定得小一万个心!”

正说话间,碧雨寒叫到:“快看,那里有一片地好亮啊!”秋云告诉他说:“这是圣地,也就是打怪打累了休息的地方。”他们走进了那里,只见一个妙龄少女正在那里休息,她着一身紫衣,手拿着一把尖枪秋云走过去,皱着眉,不耐烦地问道:“大清早的,天还不见亮呢,又去哪儿了!”碧雨寒红着脸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先不说这个,霜灵果然是我们中的一个!”秋云望着柳絮般飘着的云和蓝蓝的天,喃喃道:“果然是他!”正色道:“你们怎样知道的?”碧雨寒正要说,萧宛月接口道:“是七人队的风剑和雷剑说的!”

秋云脸色骤变,问道:“什么,风剑……雷剑?魔幻七人队?”萧宛月点点头,“他们,这可麻烦了啊!”碧雨寒看着惊慌的秋云,感到微微诧异:秋云大哥平时那么镇定,听见风剑、雷剑却也吓成这样,看来,这个什么七人队还真是厉害啊!秋云转头对碧雨寒说道:“你曾经是被‘销魂掌’打伤过的吧!这就是邪剑干的!虽然,他只是用了半层不到的力!”碧雨寒睁大自己的双眼,只见秋云继续说道:“他本来准备把你打成重伤,夺取你脖子上的‘新月圣石’否则,你哪里能活到现在,而且,你还得感谢哪只火凤,要不是它的旋风影响了邪剑的灵力,你也好不了那么快!”碧雨寒过了半晌才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没有把石头拿去?”秋云回答说:“新月圣石是布有结界的,除了石头的主人,别人是无法碰它的!”

“现在到底怎么办,冥界不能去,人也找不齐!”萧宛月不耐烦地说道。秋云望望湛蓝的天,叹口气道:“看来,咱们得先去瀛洲岛,提升力量再说了!”碧雨寒问秋云,道:“瀛洲岛,那是什么地方?”萧宛月告诉她:“是一座海外仙岛。”秋云点头道:“那里四处都是幽暗的森林,里面的怪物不可胜数,的确是个提升力量的好地方!但森林中间是一座山峰,也就是‘天姥山’,那上面有七个封印,那是在瀛洲岛形成时就留下的,封印着七颗石头――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,也就是‘七星石’。只要我们找到这七颗石头,那我们就可以闯入冥界了!”

风吹着还未展开叶子的柳条,风中不时夹杂着一阵阵清新的花香。

碧雨寒告诉了父亲,父亲叹了口气,给了她一颗紫色的珠子,发出幽幽的,淡淡的光芒。“这是‘怨灵珠’把它带在手腕上,它会保护你的。自己出门在外,要学会照顾自己!”

这天早上,他们出发了,分别骑着灵兽,向南飞去。

第四章 瀛洲岛

不一日,碧雨寒睁开疲倦的双眼,下面还是一望无际的,蓝蓝的海,云从她耳旁匆匆飞过。风,吹起了她碧绿的头发,这时,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座模模糊糊的,青翠的山峰,她不禁叫到:“秋云大哥,宛月哥哥,快看啊,天姥山!”秋云望了望,脸上也浮出笑容:“对,那就是天姥山!”这时候,看得更加清楚了,一座碧玉般的山峰直插九天云霄,云雾缭绕,却也只见山脚,而不见山顶。“好高的山啊!”碧雨寒说道。只见山脚下是一片绿。

好一片绿色的世界!

终于着陆了,碧雨寒看了看阴森的森林,不由得紧紧保住了萧宛月的手臂,问道:“我们必须进去吗?好可怕啊!”萧宛月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,走吧!”很快,他们就走进了森林,并且很快,他们就迷了路,黑暗的森林里,不时传来一阵阵让人胆寒的啸声。

萧宛月给自己和碧雨寒作了两个结实的防护罩,秋云也给自己做了一个,碧雨寒怔怔地看着他们俩,“怎么……”“了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发现四面都围了一层密密的怪兽,面目狰狞,青面獠牙,眼里凶光四射,“怎样?”萧宛月对秋云说道,秋云答道:“简单!杀!”闪电戟出手,前面的一层怪兽顿时被击溃,非死即伤;萧宛月苍龙斩使出,左边一层怪物全部死亡,无一生还。这几百上千只怪物,在眨眼之间全都成为了尸体。

“瀛洲岛的怪兽也不过如此嘛!”萧宛月不屑地说道。秋云骑上独角兽,说道:“先骑上去,我告诉你们,如果把这里的怪兽分级别的话,这些绿魔连边都排不上,最厉害的混世魔人我们要是碰上,呵呵,那可有的玩了,我们连他身子都别想碰,就让他送回老家了!”萧宛月又不屑一顾地“哼”了一声:又大惊小怪的,每次都这样,婆婆妈妈,唠唠叨叨,就数他话最多,真不象男人!又听见秋云说道:“这里上有飞禽,下有地鬼,中有走兽,一定得小一万个心!”

正说话间,碧雨寒叫到:“快看,那里有一片地好亮啊!”秋云告诉他说:“这是圣地,也就是打怪打累了休息的地方。”他们走进了那里,只见一个妙龄少女正在那里休息,她着一身紫衣,手拿着一把尖枪

友情不朽

在岁月无情的摧残下,花儿谢了,云儿散了,风儿灭了,但我对你们的爱,犹如刚开始的一样,多么纯洁,多么真挚,尽管带着一丝丝的青涩,一丝丝的微苦,但现在我才明白,正是这种爱,才把你们的面容,这样完整的留在了我的心中............让我怎样感谢你们,当我走进你们的时候,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,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,当我走进你们的时候,我原想只喝一滴清冽的泉水,而你却给了我一杯香浓的牛奶,当我走进你们的时候,我原想吸收几分知识,而你们却在我灵魂中洒下汹涌澎湃的巨浪,风过树梢和阳光握手,我们的爱,永远没有保留............此时的心情只是只言片语,却沁人心脾;缘分只是萍水相逢,却相互辉映,友情只是日日相同,但我发现,只有失去你们的时候,我才真的感到友情是如此的珍贵,他就像一颗闪着光的水晶,如此的迤逦,但又同时的容易破碎,让我看了不禁把它抱在怀中,感受着那份已失去你们的友情,今后没有你们的日子里,我将努力着适应没有你们的日子,我想这是痛苦的,但有什么办法呢?为了我们儿时的梦想,分别也是难免的,但为什么我感到如此艰难,是你们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比梦想一样,不,或者是超越了梦想,这一切不得而知了............打开尘封的门窗,让阳光雨露洒遍每个角落,走向生命的原野,飞扬的青春,永远不灭,你我的友情应永远不朽,不朽...........

一路有你——《建党伟业》读后感

“大海航行靠舵手,万物生长靠太阳……”还未上学我便已会唱这首歌。那时并不懂得这歌的含义,只从大人那里知道中国有个毛主席,是他带领共产党、解放军创建了新中国,父辈的父辈才过上了好日子。上学了,戴上了红领巾,唱着“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,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,爱祖国、爱人民……”,我懂得了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,是革命先烈的热血染红的,我们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。中学时,我学会了“五星红旗迎风飘扬,胜利歌声多么嘹亮……”,也体会到生活在红旗下的幸福。伴着这一首首红歌,我成长起来,爱党、爱国、爱人民已成为一种潜移默化的行为,已融入我的血液中。我时常被生活中平凡的人、平凡的事感动着,我更看到了党在人民群众遭受困难时,总是领导着人民子第兵和各条战线上的共产党员冲在最前面,为人民群众阻挡着洪水、冰雪,送上一份温暖与关怀;我看到了党领导下的中国航天事业的创新与发展;我看到了党领导下的北京奥运的精彩;我看到了党领导下的上海世博会的盛大;我看到了党领导下的经济日新月异的进步;我看到了党领导下的人民群众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……“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,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,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,高举旗帜开创未来……”生活如酒,愈久愈醇,只因为有党的领导,有永远不称霸、与世界各国和平共处、蒸蒸日上的中国。我们没有理由不努力工作,不勤奋学习,只有这样才无愧于心,才无愧于天天向上的生活。家有家规,国有国法,党有党章,每一个优良的传统都会传承下去,历久弥新。党历经90年建设与改革的风雨,坚韧求索,依旧青春常在,是因为共产党人代代相传的艰苦奋斗、实事求是、与时俱进、开拓创新的精神与实践,赋予党永葆先进性和青春活力的真谛。90年风云变幻,90年潮起潮落,走进新世纪,面对多极化的世界格局,我们党在瞬息万变中追求着不变,同时也在不变中追求着千变万化。党一直在践行着自己的誓言。“党啊,党啊,亲爱的党啊,你就象妈妈一样把我培养大,教育我爱祖国,鼓励我学文化……”我也追随着党的足迹,脚踏实地的工作与学习,认认真真的努力做一个大写的“人”。我们意气风发走进新时代,让我告诉世界中国命运自已主宰,让我告诉未来中国进行着接力赛,承前启后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……”沧海桑田,神州巨变,90年岁月峥嵘,党领导着中国正走向复兴之路,一个未来的、富强的大国正在世界的东方崛起,人民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。感谢党,感谢一路有你。

书香翅膀,带我飞翔

放学了,赶紧跑回家,打开电脑——今天是书香班级活动评选结果公布的日子。刚走进自己的小窝,就被满满的祝福包围——语言,已表达不出对博友们关注的感谢。走进活动的主页,是炽热的祝福、快乐的红。我就这么看着,看着熟悉的、陌生的名字映入眼帘。再听这首能让我久久感动的歌,和你一起……

——题记

书香翅膀,带我飞翔——从那天开始,不再彷徨

还记得,去年的冬天——我与你素不相识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在老师口中得知,我义无反顾的迈进这片沃土。是博友们的真诚将我打动,是书香的魅力让我驻足——与校讯通的感情,在那一刻开始,永驻。

从开始时的没有关注,到今天的心灵感悟,每一篇博文,都见证着我的成长——从生活在快乐身边到与书香为伴。今年的春天,我得到了在这片土地上的,第一枚珍贵足迹——那是阅读天使的光环。从听到这个名字开始,我便在心中暗暗为自己加油。阅读天使,多么可爱的名字,让我看到了前方的一片灯火辉煌,天使的翅膀,带着我去远航。

北方的冬天又早早的来临了,望着窗外已经结冰的道路,不知怎的,有些惆怅。在回眸写博路上的种种,有过气馁、有过彷徨、有过快乐,也有着梦想。这个小窝,是我的里程碑,它会见证一个绽放,一个期待已久的、破茧成蝶!

书香翅膀,带我飞翔——我们手拉手,寻找书香的天堂

还记得吗?在这一季书香班级开赛的时候,我曾写下一首小诗《与你有约》。约一季又一季的陪伴。很感谢,我们都未失约——说好的,我每一天都会站在这方土地,等待着书香世界,向我慢慢靠近。330篇文章了,330个祝福、330天快乐。每写下一篇文章,都许下一个愿望,这是我的梦,一个平凡却不平庸的梦!用书香,为我做一双翅膀,或许它没有缤纷的颜色,我喜欢这隐形的翅膀——它承载了太多的故事、太多的幽芳。我曾想象,经年后,再打开自己经营的、这个老地方,会不会有一种惆怅、一种凄凉?

54998个足迹,这是54998个期待与憧憬。我想起那首歌中的歌词“我要一步一步满满向上爬……”一步一个脚印。我知道,蜗牛的力量虽小,但时间会将它改变——这一点一滴,可以征服,一个世界!

书香翅膀,带我飞翔——有你相伴,破浪扬帆!

走进这片土地,一次又一次的感动着。感动于太多的帮助、太多的温暖。这是一个家,我们都是这家中的孩子。我们的大家园里,有来自千里之外的微笑与鼓励、有来自五湖四海陌生熟悉的关注、有来自无垠草原的,我们的那份赤诚。

天使的翅膀,是爱的翅膀。前面的路还很长,带着我们的梦想朝着成功的方向,鼓起勇气,向前闯……累了就回过头,看看自己成长的印章;疲惫了,不要慌张,你的身后,会有一双书香的翅膀,伴你远航!

阅读天使,一份荣光;阅读天使,新的开始!每一天,都会用我的笔,写下生活中的百态、耕耘一份份希望。

张开书香的翅膀,让它带我飞翔!

走进和谐的春天

走进和谐的春天我们班有一位从贵州山区来的小朋友,名字叫赵祥慧,她胖乎乎的脸蛋上,两只乌黑的眼睛一闪一闪的,她家的生活很贫困,因为她的妈妈一只手是残疾的,家里生活的担子就落在她姐姐一个人身上,姐姐也就靠打工赚钱来养活全家。上个学期,我们的班主任叶老师和数学老师黎老师知道这个消息后,就马上告诉了大家,希望班里的同学们能献出一份爱心,能伸出援助之手,来帮助她。第二天,叶老师和黎老师就以身作则,带头用自己的钱买了一些新衣服和学习用品送给了赵祥慧。还让我们回家把一些自己穿不下或者妈妈穿不下的衣服拿来,给赵祥慧和她的妈妈穿。我一听说这件事后,放学回家,爸爸妈妈一下班,我就迫不及待、一字不少地说给了他们听。爸爸妈妈听了很感动,二话不说,连忙拿出了家里的毛衣、棉袄、裤子等等,装了满满两大袋子。第二天,我带着昨天整理好的两大袋衣服,到学校送给了这位女同学,她十分感谢,并且还让我回家谢谢我的家人。我说:“不用谢,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。”在世界上最广阔的是大海,比大海广阔的是天空,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。我想,只要我们人人都能伸出援助之手,人人都能以帮助别人为快乐,我相信这个世界永远会美丽,永远都会是和谐的春天! 新 一 小 三 (4)班 程 泽 恺 你很有爱心,能够关心身边的人,文章点明中心,条理清晰。指导老师:叶媚娥

美丽的春天

美丽的春天 天气变暖了,春天来到了,万物从沉睡中苏醒,青草树木开始抽出嫩芽。春姑娘穿着彩衣,身披彩带,带着明媚阳光艳丽的花朵,来到了人间。小燕子是春的使者,它唧唧地叫着,催促着:“花儿快开,春天已来。

春天在鲜艳的花丛中。无数的花朵把它们的风采展示给人们看,一阵微风吹来,花儿翩翩起舞,好像在向游客招手。几朵月季花也不甘示弱,开放出一朵朵迷人的花,远远望去,漂亮极了,走进看,像是一个美丽的少女。瞧,满树的桃花开的非常茂盛,像孩子的笑脸。那一丛丛秀丽的桂花,显的格外高雅。

春天在嫩绿的草坪中。小草在地下委屈了一冬天,终于可以伸伸腰了。它们从地下钻出来,露出尖尖的小脑袋,像一个刚刚睡醒的小娃娃。一阵春风吹过,小草跳起了欢快的舞蹈,有时弯腰触地,有时左右摇摆,像一位少女在尽情跳舞。小草给春天增添了勃勃生机,增添了新的光彩,不管是在高山上,还是在石缝中,都能看见它翠绿的身影。

春天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中,冬天下的雪化了,不就像给庄稼灌溉了吗?田野上有许许多多的农民在给庄稼施肥,到处都是金黄色的油菜花,从远处看,就好像田野里装满了金沙,几只小鸟在田野里,唧唧的叫着,那歌声真好听。

啊!春天,感谢你!感谢你教我紧紧把握阳光季节,全力以赴,奔向理想,感谢你让万木凋零的大地生机盎然,感谢你对人们无私的奉献,感谢你让世界享受温暖。

春的信息

春天来了,天气变暖了,春天来到了,万物从沉睡中苏醒,青草树木开始抽出嫩芽。春姑娘穿着彩衣,身披彩带,带着明媚阳光艳丽的花朵,来到了人间。小燕子是春的使者,它唧唧地叫着,催促着:“花儿快开,春天已来。

春天在鲜艳的花丛中。无数的花朵把它们的风采展示给人们看,一阵微风吹来,花儿翩翩起舞,好像在向游客招手。几朵月季花也不甘示弱,开放出一朵朵迷人的花,远远望去,漂亮极了,走进看,像是一个美丽的少女。瞧,满树的桃花开的非常茂盛,像孩子的笑脸。那一丛丛秀丽的桂花,显的格外高雅。

春天在嫩绿的草坪中。小草在地下委屈了一冬天,终于可以伸伸腰了。它们从地下钻出来,露出尖尖的小脑袋,像一个刚刚睡醒的小娃娃。一阵春风吹过,小草跳起了欢快的舞蹈,有时弯腰触地,有时左右摇摆,像一位少女在尽情跳舞。小草给春天增添了勃勃生机,增添了新的光彩,不管是在高山上,还是在石缝中,都能看见它翠绿的身影。

春天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中,冬天下的雪化了,不就像给庄稼灌溉了吗?田野上有许许多多的农民在给庄稼施肥,到处都是金黄色的油菜花,从远处看,就好像田野里装满了金沙,几只小鸟在田野里,唧唧的叫着,那歌声真好听。

啊!春天,感谢你!感谢你教我紧紧把握阳光季节,全力以赴,奔向理想,感谢你让万木凋零的大地生机盎然,感谢你对人们无私的奉献,感谢你让世界享受温暖。


阅读:
录入:ciliuman

推荐 】 【 打印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      全部评论
发表评论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

点评: 字数
姓名:
内容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