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  
阅读内容

我和同桌一起的作文(共5篇)

[日期:2018-09-14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在我刚上一年级的时候,我就和路佩琦成了同桌。我们俩爱好一样,脾气相投,很快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。我们每天一起上学、放学,一起写作业,一起玩耍,在别人眼里我们就像亲姐妹一样,很多同学都很羡慕我们。但是我们也有闹别扭的时候,还差点让我们的友谊决裂。

那是三年级第一学期的一天,爸爸出差回来时给我买了一架遥控直升飞机,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我。这架飞机可漂亮了,金黄色的机身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让我爱不释手。我迫不及待地把它拿到小区的草坪上,用遥控器操纵它飞上了天,飞机在空中变换着姿态,看着它我心里甭提多高兴了。有的小朋友也想玩一玩我的飞机,但遭到我的拒绝——我怕别人把它玩坏了。

当然,我有了好玩具肯定不会忘记路佩琦。第二天,我就把路佩琦请到我家,要和他一起分享放飞机的快乐。因为她是第一次操纵遥控飞机,很不熟练,在操纵的时候手一颤按错了键,突然飞机失去控制,重重地摔到了地面上,飞机立刻变成四分五裂,我们俩都傻眼了。我对他大声呵斥:“你是怎么搞的!你把我飞机摔坏了!你赔我飞机,赔我飞机!!”我几乎要冲上去打她。她呆呆地看着我,脸涨得通红,眼泪开始在眼圈里打转……突然她也冲我吼了一句:“赔你就赔你!”说完就跑回家了……

一转眼,一个星期过去了,我们谁也不理谁。可我心里很别扭,我看得出来她也很不得劲。下午放学,我鼓足勇气给她打电话向她道歉,她却不在家。我刚刚放下话筒,就听到了敲门声,我打开门一看,原来是路佩琦。她怀里抱着一架玩具直升飞机,很不好意思地看着我,红着脸,对我说:“对不起,把你的飞机摔坏了,但我是不小心,请你原谅我。这是我让我爸爸买的直升飞机,和你的一样,赔给你。”我急忙说:“是我错了,不该向你大吼大叫,你也原谅我吧,我们还做好朋友,好吗?”她使劲点了点头,拉起我的手说:“咱俩一起去放飞机吧!”我们手拉着手,高高兴兴地向草坪走去……

直到现在,我们俩再也没有发生过一次矛盾,成了一对真正的姐妹。

我和同桌

我和同桌

文 / 昝慧 叙事 类作品 我的同桌吴静体育不错,做什么事都挺认真,规规矩距的。有时还学起包公公私分明,好象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。我则很开朗,有些顽皮,喜欢时不时开点小玩笑,搞点恶作剧。 但我这些行为在吴静这种“传统人”眼中纯属无理取闹,弄得我时常埋怨她没有情趣,一点不懂在学习的“痛苦”中制造快乐。 由于我们性格不符,所以在一起经常拌嘴。当我们在一起谈论一些话题时,如果我和她意见相合,就会越说越有劲;但当意见不合,我和吴静就会永远坚持自己的观点,不愿服输,并为自己的观点进行辩论,到最后往往不欢而散,即使学习上也不例外。记得那次,数学老师出了一道水比冰的体积减少的应用题,我所出的结果是把冰看作单位“1”,而吴静和陈业则认为水是单位“1”,于是我和他俩争论不休。到最后,老吴还是坚持她的观点,尽管老师都说我是对的。呵,真拿这固执的人没办法。 我和她吵架时往往很凶,但事后不久就和好了。例如前几天体育课时,我们又吵起来了,王欢在我们面前说尽了甜言蜜语也没劝住。可当天下午,我又和吴静说说笑笑起来,好象上午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。 我和我的同桌虽然吵架打闹,但日久天长,我却喜欢上了每天这样吵吵闹闹。

我和我的同桌

人们都说友谊无价,而我经常跟别人发生矛盾,特别是我的同桌。我的同桌是个人的橡皮弄掉了, ……每次我都宽容的原谅了他,但他都不一个男孩,我和他发生的矛盾只是那么一点点,比如说超过桌子线了,不注意把哪原谅我。

有一次,我不注意把他的橡皮弄掉了,他不但把我的铅笔盒甩掉,还踢了我两脚!我无法忍耐了,用力打了他几拳,他也还手了。我们就在那里坚持着,互不相让。正好下节体育课,自由活动,我们相约到操场上再决斗。

体育课到了,我们俩找了没人的地方就开战了,我踢,他打,我再打,他再踢,谁也不甘示弱……直到老师把我俩叫去,老师对我们说:“同学之间应该互相帮助,应该有友谊,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吧,回去反省反省。”

好长时间,我们都不说话,我想起一首歌叫“同桌的你”,将来我们长大了,应该有一个美好的记忆。我主动和他说话,他成绩不好,我帮助他,他家庭困难,我带好吃的给他吃,还送他一个铅笔盒。在他生日的时候我还给他一个贺卡。

秋游时,他忘带食品了,我本来应该嘲笑他,但这次我不但没有嘲笑他,还跟他一起分享我的食品。到玄武湖时,我不但和他一起玩鬼屋,还和他玩空中自行车……

现在我们成了好朋友,有同学欺侮我的时候,他勇敢地站出来保护我,班上选举课代表的时候,他找了好多同学投我的票,我真正感到友谊是多么宝贵。

我和同桌

我的两个同桌都是男孩,我一个女生夹在中间,也许你会问:你不觉得别扭吗?我会告诉你:不会,当他们的同桌可好玩了。

先说说左边的钟杰吧,他好笑的外表配上他爽朗的性格,十分有趣,他大大咧咧的,对于旁边坐个女生毫不介意,我们俩不就变成了好朋友,无话不说,他非常幽默,没事就讲笑话,我不理他,他就一人在一旁念叨。

再说说右边的吴星宇吧,他是个冷静的男孩子,十分乐于助人,“小吴,我没带红笔。”“来,给你。”,最巧的是我们俩竟然同年同月同日生,于是,他就把我当成了妹妹泡泡糖会记得分我一块,好书会和我一起看。

好朋友之间肯定有好玩的事,我来讲讲吧。一天上课,钟杰又在唱“我爱大米”,老师正好在讲一个重要的知识,我提醒他很多次他都不听,我心里很烦,眉头不禁皱了起来,“陈彦君同学,请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。”糟了,老师问的是我没有听到的问题,“喂,是书上第73页的‘阅读链接’。”钟杰悄悄说,我按照他的提示,回答了老师的问题,“嗯,不错,请坐。”哎,好险呀!多亏了钟杰。

思品课上。

“钟杰,小心一点,你再吵下课对你不客气!”“哼,谁怕谁,尽管来吧。”呵呵,吴星宇和钟杰又吵起来了,“你们别吵了,老师来了!”我连忙提醒他们,“这两位男同学,请把嘴闭上。”老师发现了,他们俩这才安静下来。不过一会,“叫你别吵。”“明明是你!”他们又吵起来了,咦?老师怎么又走过来了,我立马用脚踩了他们俩一下,他们竟然同时转过头,问我为什么踩他们,唉,老师发现了,“你们两个,把书的1~5页全抄一遍!”“啊?”他们顿时傻了眼。

同桌之间也必定有矛盾的时候,这不,吴星宇又不理我了,你问为什么?呵呵,说起来我还很不好意思呢,因为我把他新买的橡皮当成垃圾,扔桶里去了。

我不多说了,因为同桌们听说我的作文里写了他们,还没吃完饭就被气饱了,我可要赶紧逃了,他们追上来,可不要说我到哪儿去了呀!

我和同桌

我和同桌

我的同桌是一个男生,他比我白,比我的眼睛大多了,但食指不如我长,也不如我灵巧。嗓子比我好,但耳音不甚佳。总的来说,算个“帅哥”。

我呢,虽坐在第三排,却只够第一排的个子。我是女生,劲儿小,个儿又小,平时上课老跑神,多亏同桌提醒。笔记没落下,却因此输了一大片地盘。

他跟其他男生一样,块儿大,个儿高;却又跟其他男生不一样,虽需要的地方多,需要和女生争,却从不贪,够了就行,不会因为“胜利”,而得寸进尺,不给女生留点儿立“臂”之地。

有时语文老师会布置预习作业,大部分都是抄,需要用嘴巴来完成的只有读“五遍”。晚上急等着看《神雕侠侣》,作业就不得不在学校赶一部分。看着书本写字太慢,同桌写字写得快,他写完了正好借我来抄抄,反正抄书抄本都是抄,只是叫法不一样,一个好听点儿,一个难听点儿罢了。只是他“草书”练得好,又在赶时间,所以认清他写的字儿,却还是门学问。

星期五下午那节音乐课,我们全班都在练唱上课铃声,因为老师要同学一个一个唱,还要记分呢。我们在第四组,是最后一个组,我和我后面的江珊是老搭档,演出都在一个台上,又是一起学的二胡,现如今听着同学们唱着走了调的“钟声”,笑得是前仰后合。我一回头,不经意间看到同桌愁眉紧锁地盯着蒋老师手中的笔。“嘿,同桌,你不是常说你学着小提琴的吗?连两句上课铃儿你都不会呀?”“我比你唱得好,因为我嗓子好,可咱班同学都唱成那样,我唱得再好也没用,咱班的分儿肯定没别的班高。”我如梦初醒,一时笑意全无:“那怎么办呢?”我也急了起来,因为我也看见蒋老师的眉毛倒竖着。“嘿,这一段到底怎么唱啊?”我被前面的周思雨推了一把。她没有学过音乐,不识谱也很有可能。“这怎么唱――唆哆来唆――”“呀!我怎么低不下去了!”我惊慌失措,刚才我和江珊笑的时候把嗓子笑干了,现在低音“唆”低不下去了!我呆呆地抬起头,呀!同桌比我还急呢!“不急不急,”我心里说,“润一润嗓子就好了。”我使劲地咽着唾沫,一唱,嘿!好了!

一会儿,就下课了,下课了也没轮到我们组。我和同桌白担心了一节课,也不知道成绩怎么样,但有一点,不会高到那里去。

我和同桌的事还有很多,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了,祝你也有一个不错的同桌。


阅读:
录入:ciliuman

推荐 】 【 打印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      全部评论
发表评论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

点评: 字数
姓名:
内容查询